Juno_TSU

与人友善,安稳度日,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

关于厂长今天直播的脑洞

炽暮晷灼:

【深夜矫情】
【其实你们应该知道我不会写文的】
【但这些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用图案去描述】
【只是个人脑洞】
【希望真的只是个人脑洞】
【因为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么厂长实在太令人心疼了……】


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兴致冲冲地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他不怕喷子,他有着赢得游戏胜利的实力和与喷子对刚的实力,一连串的胜利让他趾高气扬地在网络世界里横行,
别人骂他,骂他的骄傲,骂他在队友失误时暴躁的责骂。

后来,他出现了失误,他所在的队伍接连失败,骂他的人更是铺天盖席卷而来,年少气盛的他想一句句骂回去,却对着堆积满屏幕的污言秽语感到无力,他有些绝望,浑身发抖,满屏的指责让他有些怀疑自己选择的道路。

他收起了自己的骄傲,离开了曾经的队友,离开了自己称霸已久的国服,喷子们骂他是叛徒,愤怒的文字再次占领了他的世界,他一言不发顶住所有的压力,反正,自己也不是第一天被骂了,整日浸泡在一个充满了看不懂的文字的游戏界面里,那段时间,他能从屏幕里看到唯一自己能看懂的文字,全部都是对自己的责骂。

他曾经的队友逐渐抵挡不住来自于喷子们的压力,选择暂时离开众人的视线,他有些愤怒,对曾经的队友,对那些施加压力的喷子们,他有许多想说的话,双手颤抖地放在键盘上,却一个字也骂不出来

他始终默默进行着自己的修行,他依然不怕喷子,只是觉得,对于那些低俗肮脏鄙视他的字眼,习惯了

后来,他所在的新队伍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骂他的声音渐渐被称赞的声音覆盖,他放松的笑了笑

再后来,他的队伍又在世界赛上失败了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一向骄傲在野区横行的他,竟然在世界赛上怂的不行,默默刷野,甚至开团都要让中单来

他当然想赢,当然也想做回野区霸主的自己,只是自己在每一个不确定成功性的gank和开团之前,脑海中浮现出了曾经自己终日沉浸在骂声中的无助

他害怕失误,害怕自己的尝试导致队伍失败,害怕,自己再次回到那段黑暗的时光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走下那个比赛场地的,
只知道
原来自己,
始终都在介意别人的评价,始终都走不出被众喷子一起骂的狗血淋头的阴影

他回到了日常rank、训练、比赛…日复一日的练习只为实现自己沉积已久了的梦想

至于这个梦想的实现是只为了自己的荣誉还是更多为了堵住喷子们的嘴,他也不清楚

他一次次直播时告诉自己不要介意弹幕里的喷子,其实他也确实没那么敏感了,对于责骂他选择容忍,他早已不是那个满心自负年少气盛的少年,来自世人的恶意让他不得不变得圆滑

只是,在那些喷子将矛头转向他年少的队友的一瞬间,他爆发了

他想起了当时初入社会的自己被别人疯狂指责的无助,
想起了自己在骂声中愤怒地瑟瑟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想起了自己一次次泛红的眼眶,
想起了那段最黑暗的时光近乎窒息的绝望

其实,这次队友被喷子骂的完全不及当初自己被骂的凶残
但是,他不想再看到一个眼里充满着对未来希望的雄心勃勃的少年被这些恶意的言语伤害,受伤到……再也做不回曾经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趾高气扬无所畏惧的自己

“你们知道吗,你们有时,就,就是喷一句话,就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那时,没有人保护他

“你们要喷来喷我啊,欺负小孩子算什么?”

反正长期以来他已经被骂的遍体鳞伤,再添几个刀口也无关痛痒
他看了眼身后那个一脸单纯有些惶恐的少年,那个现在被人说一句就会自责半天的少年

这次,他一定要保护好身边的少年,每一个都本该愉快地享受人生享受职业生涯少年

“至于喷子们的矛头,全部,就由我来接下吧”

emmm 旧糖好甜!

初狸:

哇啊啊啊啊啊深夜的一发壳花我的妈啊
链接在评论区